www.55184.com www.55184.com www.55184.com

日本不愿跟随美国加入波斯湾“护航同盟”?也许现在还不是时候

近期,有不少报道称美国有意邀请日本参加波斯湾“护航同盟”。7月22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赴日本就此事进行磋商。虽然具体细节没有对外透露,但博尔顿在日本的行为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目前,日本政府对参与“护航同盟”采取的策略模棱两可。一方面,它发出了消极参与的信号。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23日表示,“日本的态度没有改变,不会考虑派遣自卫队参加美国提出的海湾‘护航同盟’”。

另一方面,话也没有死,留有日后进一步讨论的余地。例如,日本官房副长官野上孝太郎在7月10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日美就伊朗局势保持密切联系”。日本首相安倍7月22日在自民党本部记者会上表示,“具体如何应对,必须详细询问美方的想法”。

可以看出,日方在这个问题上尽量保持灵活,有利于应对当前形势的变化。目前“态度未变”的日本,今后对美国的邀请会不会改变态度?

日本对“护送”的分歧

与文职层面的“坚决”表态相比,日本军方官员的态度转变更值得关注。

美国打伊朗中国就核打日本_打伊朗 欧盟不入伙 美国_日本打得过伊朗吗

岩屋武

7月16日,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武表示“不会考虑加入‘护航同盟’”。但在博尔顿访日后,日本自卫队的态度出现缓和迹象。7月23日,防卫大臣岩屋武对记者表示,“目前的情况不适合派遣自卫队”。日本的判断。”

从斩钉截铁到模棱两可,从斩钉截铁回答不出兵,到模棱两可表示不会立即出兵自卫队,无论是时局发生变化,还是美国的施压正在奏效,中间的过程很有趣。

打伊朗 欧盟不入伙 美国_日本打得过伊朗吗_美国打伊朗中国就核打日本

与此同时,日本民众、在野党和舆论对于是否参加“护送联盟”也长期展开激烈争论。赞成者多是从美日同盟的重要性和保护商船的必要性角度推动此案。日本海上自卫队前司令官片洋次的想法就很有代表性。他认为,“海上自卫队保护日本舰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自卫队只需要专注于为日本舰船护航”。“护航同盟”是为了保护霍姆斯海峡及其航道的安全,并不意味着要攻击伊朗。

反对者基于三点讨论参加“护送联盟”的不合理性:“宪法不允许”;“日伊关系良好”;“形势不急”。尤其是这三个理由,经常被在野党用作批评安倍外交不当的武器,进一步加强了他在日本舆论中的影响力。

但是,如果仔细研究以上三种反对意见,我们不免会发现明显的时空局限性。

首先是空间的限制。赞成的是“航道护航”,反对的是“打击伊朗”。两者所说的地理空间不是一回事,双方没有进行合理对话的可能。其次,更重要的是,时间限制。反对的理由都是建立在美伊有冲突但稳定,航道有风险但可控的前提下。但是,如果未来地区局势失控,演变成两伊战争期间的“舰船袭击”状态,日本还能坐在美国后面吗?

反对的三个理由能否阻止日本出兵?

为进一步厘清反对的三个理由能否长期存在日本打得过伊朗吗,笔者首先做一个意识形态的“反事实假设”:如果未来波斯湾安全局势恶化,美国正式邀请日本后派出自卫队,日本政府还能用以上三个理由来避免派出自卫队吗?

第一,关于“宪法不允许”。如果了解日本以往在中东地区军事行动的历史,就可以知道,“宪法”一直只是一面“盾牌”,而不是内部的“阻尼板”。许多日本人经常以日本在海湾战争期间拒绝老布什向伊拉克出兵的请求为例,来展示“和平宪法”的约束力。不过,当时真正制约日本出兵的原因是战争结束得太快,日本内部协调太慢。其次,海湾战争结束后,日本政府对自己的名字没有出现在科威特报纸的感谢名单上深表遗憾,担心会不会被美国及其盟友抛弃,紧急派遣自卫队扫雷舰前往波斯湾参战。后期处理。

有了海湾战争的教训,日本立即调整体制机制,以应对下一个“突发事件”。机会很快就来了。2001年和2003年美国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军事行动时,日本的反应极其迅速。它担心会重蹈海湾战争的覆辙。因此,《反恐怖主义特别措施法》和《伊拉克复兴支援特别紧急措施法修正案》。前者为日本海上自卫队参与美军对阿富汗(主要是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打开了大门。后勤和情报);后者促成了日本陆上自卫队参与战后美军对伊拉克的安全保卫战(日军当时驻扎在伊拉克南部城市萨马瓦,名义上参与战后重建工作). 有了上述协助美军的经验,日本以2009年参加亚丁湾护航为契机,公然向红海派遣海上自卫队,并在吉布提设立军事基地。

安倍执政时,2015年通过《安保法》,将10项涉外安保法合二为一,从本质上放松了日本自卫队参与海外军事行动,但名义上仍需“美国要求” “伟大的名字”。

/strip/ignore-error/1|imageslim'/>

总之,日本官方将“和平宪法”视为自卫队出兵障碍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只要美国正式向日本发出“命令”,日本就有办法绕开“宪法”配合美国的军事行动。

第二,关于“日伊友好关系”。这一理由的主要论据是从日伊关系的特殊性以及伊朗对日本石油安全的意义来分析的。但实际上,以上两点都有一种落后于时代的感觉。

首先,从历史上看,日本和伊朗确实有过蜜月期。然而,这个特殊的蜜月期发生在 1980 年代到 2000 年代初期。2006年,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被迫放弃开发阿扎德干油田后,日伊关系的特殊性开始缺乏内生力量的保障——大财团(三井物产)的支持财团曾是日本与伊朗合作的主要负责机构,现已退出)。虽然今年是日伊建交90周年,双方都有改善双边关系的愿望,但这种情绪在安倍6月访伊时已经消耗殆尽,只能等待情况改变。

其次,从石油供应来看,日本加入“护航联盟”不会影响日本在中东的石油供应链。反而日本会把它当成另一个层面的利益。有四种逻辑:

(1)伊朗在日本石油进口中的地位远远落后于沙特、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日本可以很容易地在阿拉伯国家中找到石油进口的替代品。

(2)目前日本与伊朗的贸易总额在美国撕毁伊核协议后大幅下降,伊朗在日本出口中的份额很小。加入“护航联盟”对日本在中东的商业利益影响有限,但日本更重视与阿拉伯国家的商业关系。

(三)G20峰会后,安倍先后与沙特、埃及、土耳其领导人就中东局势交换意见,并就伊朗问题达成共识。日本中东外交的关键在于“平衡”。安倍不会轻易说话,但也不敢得罪阿拉伯国家。

(4)最重要的是,日本最担心的不是陆地上的伊朗,而是海上的波斯湾。但是,伊朗的海上力量薄弱。如果美军进入波斯湾,将从本质上剥夺伊朗控制波斯湾的能力。根据日本在两伊战争中的经验,美军控制下的波斯湾对于美国的盟友日本来说更为安全。特别是在安倍访问伊朗期间,日本油轮遭到不明武装袭击。这反而会让日本出于安全考虑而愿意加入美军的联合行动。

因此,一旦威胁波斯湾航道安全的局势升级,日本也不是不愿意加入“护航同盟”。

日本打得过伊朗吗_打伊朗 欧盟不入伙 美国_美国打伊朗中国就核打日本

三、关于“事不急”。从外部形势来看,虽然美国和伊朗都处于交战状态日本打得过伊朗吗,但从无人机被击落后特朗普暂停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来看,旁观者可以看出特朗普的军事威胁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因此,美国想在7月初组建“护航同盟”。在日本人看来,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应付得来就行了。

然而,事情发生了变化。不仅中东局势越来越严峻,日本国内也因参议院选举而发生变化。此次日本参议院选举结果并非安倍本意。修宪面临重大阻力,这或将强化安倍“军事冒险”的冲动。

众所周知,修宪是本届安倍政府的核心诉求。他的方法仍然是“渐进主义”。他不想直接修改宪法第9条,而是想把自卫队的“明文化”,也就是把“自卫队”两个字写入宪法。

目前,一些日本媒体已经在猜测安倍修宪面临阻力时是否会解散众议院,这已经表明了日本舆论对安倍“冒险”内政的看法。如果结合日本国内“军工复合体”崛起的需要,尚不清楚安倍是否会在美国的正式要求下,利用对外行动来宣扬既定事实。

其次,自卫队如今的地位与日本战败后的地位大不相同。这从佐藤正久的经历就可以看出。原自卫队军官佐藤正久是日本自卫队海外“开拓”的“先行者”。He led the Self-Defense Forces to perform overseas missions in 1996 and 2004. After retiring, he entered politics and was elected to the Senate. 最高职位是外交部副部长。佐藤参政涉嫌违反“文治”(为避免战后重蹈军官主导政治的覆辙,日本曾规定军官不得从政,并奉行以文治军,故称“文治”)。他的经历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代表着自卫队话语权在政界的崛起。不知道有多少自卫队的军官想要效仿佐藤的做法,所以自卫队内部的“冒险主义”倾向也越来越大。

最后,始终存在通过军事交易解决美日贸易问题的可能性。小泉纯一郎执政时,日本就已经掌握了用军事问题调整经济问题(结构改革)的方法,安倍当时也亲身参与,心知肚明。

美英日护航波斯湾也不是没有可能

随着伊朗扣押“Stena Impero”号油轮的事件不断发酵,中东局势也愈演愈烈。英军正在陆续向波斯湾派遣更多舰船,或将增加至两位数。如果在该地区加上美国海军的一个航母打击群和一个两栖警戒群。美英两国已形成打压控制波斯湾的局面。如果再加上日本,那就是“如虎添翼”。随着当前局势的恶化,美国要求日本加入“护航同盟”的动机只会越来越大。

虽然,日本仍不愿意介入美英的军事行动,想沿用1987年中曾根康弘的应对计划。但是,两伊战争已经结束30年,美日之间同盟关系,以及日本国内的政治生态和法律体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未来美伊关系恶化到无法控制的地步,波斯湾又回到两伊战争时的状态,日本仍有可能响应美国的号召,突破法律限制,派遣自卫队。如果真是这样,美英日在波斯湾的“护航同盟”也将对相关航道的安全造成沉重压力。因此,日本未来的动向值得持续关注。

(作者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博士后)